您的位置专题首页>媒体报道

政知局:30多位“党主席”,都跑这个省份去干啥?


2016-04-25 信息来源:政知局

这几天,宁夏有大事发生。

16个阿拉伯国家的30多个政党的负责人齐聚宁夏参加中阿国家政党对话会,还走进了宁夏的乡村和沙地。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种场面绝不多见,不仅在中国,也包括阿拉伯地区。

事实上,由中联部主办的中阿国家政党对话会是迄今为止第一个中国与阿拉伯国家政党间的交流平台。这个平台的搭建,开启了中阿政党多边对话机制,对血脉相连的阿拉伯国家本身来说,也首次实现了政党间的交流。

那么,难度这么大的事,中联部是怎么做到的?

给“串门”一个充足的理由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发现,此次到宁夏的30多家政党,“门派”可真多:有执政党、反对党,也有在野党;有民族主义政党、具有宗教色彩的政党,也有左翼政党;有成立数十年的政党,也有近年新成立的政党。

其中既包括成立于2011年的埃及议会第一大党自由埃及人党,也有仅包含数千名党员的政党;既有1943年建立的摩洛哥独立党,也有去年刚刚创建的埃及祖国未来党。这些政党对于本国与阿拉伯国家的道路选择与发展理念也并不相同。

沙拉夫接受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采访

值得一提的是,埃及前总理伊萨姆·沙拉夫也参加了此次对话会。他告诉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阿拉伯国家政党状况不一,有的国家没有政党,有的国家的某些政党影响力很大,尽管人们呼吁有必要形成一个政党间的对话机制,但是阿拉伯国家之间至今并没有这样的交流机制。而这个想法,在中国“串门”的时候实现了。

这些党的领导人为何齐刷刷来华?突尼斯前景党总书记法奥兹·本点明了用意,除了与中共交流外,他此行更是一场“人脉之旅”,希望与“现在或者未来的阿拉伯政治领袖结识。”

自己买书“看中国”的总书记

突尼斯前景党是一个成立不久的政党,不过法奥兹·本总书记告诉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他们党一直高度关注中国共产党。包括“十八大”、“中国梦”、“十三五”等中国特色的政治语汇都存在于法奥兹的词库中。

法奥兹·本说,在突尼斯,自己会专门找关于中国的书来看,早年他也以商人的身份到过上海,“但我知道,上海不是中国的全部,这回我还知道,中国还有宁夏这样的回民聚居区。”

当法奥兹·本与其他党领袖站在宁夏灵武白芨滩治沙林场腹地的沙坡上,面对漫无边际的麦草网格时,各位老外问题不断:这边的降雨量多少?”“如何浇水灌溉?”“有了植被后已经有动物了吗?”

他们看到的麦草网格是用来防风固沙的,两代林场人用网格和种植柠条等办法,在毛乌素沙漠西南边缘营造了一条东西长42公里,南北宽10公里的绿色屏障,控制流沙面积35万亩,牢牢地阻止了毛乌素沙漠的继续南移西扩。

“这些麦草网格和柠草都是人们徒手铺种上去的吗?”来自埃及自由埃及人党的一位主席助理对治沙十分感兴趣,埃及正是一个全境干燥少雨多沙的国度。

当得到肯定答案时,不会讲汉语的他为当地人竖起了大拇指。

“村里来了胡子爷爷”

当这些政党领导人走进金凤区良田镇和顺新村时,不少村民走出自己的屋子“凑热闹”,一起合影。这次到访被此次活动官方设立的专门网站称为“村里来了胡子爷爷”,他们进了幼儿园也被称为“幼儿园迎来阿拉伯语外教”。

这是个有着750户3000人的生态移民村。每户移民能分配到1套54平米住房、一栋占地2亩大的设施温棚,还能得到1个劳动就业岗位。

村支书李效峰,这个大学生村官拿着话筒,一路担任讲解员。他告诉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这是他第三次接待外国考察团。

在和顺新村参观探访

“社区卫生所到医院的距离多远?“”药品价格如何?医疗保障体系怎么样?”在社区卫生站里,这些政党大佬再次开启提问模式。

“政府的钱就应该这么用,用在这(扶贫项目)上面,无论如何都是非常好的事情。”法奥兹·本这样说道。

除了进村,这些政党大佬还探访了永宁纳家户清真寺,并在那里访问了一个回民社区。

“胡子爷爷”上党课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谢春涛从北京赶到宁夏,将系统梳理的中共执政经验与现场政党代表分享。他告诉“胡子爷爷”,中共通过提出五年规划为国家的发展制定规划目标,在被政府接受被全国人大批准后,这一机制实现引领作用。此外,中共还需提出各方面各机构的干部人选,经过法定程序予以认定。“不换党,但是换人。60多年执政,每五年换一次届。最后,中共通过党组的形式实现对国家权力机关的领导,这种体制表明党有权威,党的重要决策能执行。这就使得我们的体制有稳定性和连续性,决策和执行高效。”

政党交往真的有用吗,尤其是与非执政党之间的交往?

摩洛哥真实性与现代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拉桑•本纳迪告诉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政党交往归根结底是人的交往。他曾多次赴华,如今成立这一新党,他作为中国的老朋友,把这种友谊带到了新的党中。

中联部研究室副主任栾建章表示,政党连接政策与舆论,既可以影响政策,也可以影响民意,其作用在当今世界还无法被取代。他举例称,政党应该在消除误解方面发挥作用,中阿社会里有关于“一带一路”的误解,“比如中国自身还是发展中国家,怎么能拿出这么多钱搞这个?这就需要政治家向老百姓做出解释和说明。”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Copyright © 2000-2015 IDCP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